绘芯展厅在线 - 专业的数字展厅设计平台!

滑轨电视-互动滑屏-滑轨屏-互动滑轨屏「绘芯科技」

LED滑轨屏 广交会声明:倒卖广交会展位属非法活动,灰色地带不断都在(3)

时间:2020-10-16 16:06来源: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
但由于进出口运营权的放开,大量无法达到广交会进入门槛的公司尤其是民营公司,只有通过挂靠、买卖摊位等方式挤进广交会大门。虽然商务部降低了参展准入标准,由于广交会摊位的分配与出口额挂钩,但当展位分配到各

倒卖广交会展位_倒卖广交会展位

但由于进出口运营权的放开,大量无法达到广交会进入门槛的公司尤其是民营公司,只有通过挂靠、买卖摊位等方式挤进广交会大门。虽然商务部降低了参展准入标准,由于广交会摊位的分配与出口额挂钩,但当展位分配到各省商务厅后,当地会根据各自的情况调整标准,一般采用的是量化评分和优选结合的原则,而不是招标方式,往往比商务部制定的标准要高很多,而且增加了更多的准入条件。虽然可以通过广交会官方网站进行申请,但就算公司通过网上参展申请生效,也并不代表获得展位,展位安排仍然依据公司所属买卖团通知为准。

记者在网上查到《山东省买卖团广交会分配性展位安排与管理办法(试行)》,根据《办法》,工业类流通型公司达到300万优秀元,非流通型公司达到200万优秀元得20分,每超过50万优秀元加1分,另外还有从知识产权、获奖情况、认证情况等10种量化指标进行衡量,按得分从高到低分配。这样的量化评分的展位分配方式,很大程度上已经将许多有参展需求中小型公司排除在外。为了照顾中小公司,该《办法》还规定:参展公司总数中可有不超过20%不受展位安排标准限制。同样,记者查到的深圳、温州等地相关部门发布的买卖团展位管理办法,和山东省一样加入了很多限制条件。

因而,就算公司能达到主办方规定的参展要求,申请到展位的机会依然很小。在温州市网络问政平台,记者就看到一份温州某公司于2015年1月18日提交的《关于第117届广交会展位分配的申述函》,对温州买卖团分配的展位表示质疑和不满,该申述函提到:2014年1月到11月该公司的实际出口额为794.22万优秀元倒卖广交会展位,远远超出了年出口额500万优秀元的官方门槛,当地核定的标准为500万优秀元,高于商务部规定的标准。

从以上数据来看,该公司分配到一个展位应该是自然而然顺理成章的事情。但出人意料的是,该公司并未得到展位,“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在获得展位分配的开发区所有22家公司里,从2014年1月到11月的出口额来比较,仅有5家超过我们公司,而且相对于获得展位的相关6家同行公司,也仅有两家的出口额超过我们,其余4家的出口额均大幅落后于我公司。”因而,该公司认为“在这样一些强有力的数据面前,很难让我们相信展位分配秉持的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原则。”从而质疑“这是一份未经过慎重考虑并且有失公允的公示名单。”

在采访中,佛山某出口公司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,“就算是出口额达到500万优秀元以上,也难以求得一个展位,这中间还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因素存在。”

如此来看,广交会中介长达十多年的存在,屡禁不止,群体反而不断发展壮大,也就有了其生根的土壤和合理性。

或可通过行政诉讼 使展位申请全面放开

4月13日,离广交会开展只有两天。《陶城报》记者以买展位的公司担任人身份,和一家中介公司的业务经理沟通,表示想在9.2号馆拿一个展位。该业务经理表示,只能拿到半个展位,但是价格已经涨到了6万元。记者一再要求一个展位的面积,对方表示现在临近开展,展位很紧张,不过愿意尝试去调剂,但一个展位的价格要13万元。记者以需要向老板请示为由,最后不了了之。

倒卖广交会展位_倒卖广交会展位

据该业务经理透露,他们拿展位的渠道主要是通过公司申请,购买有展位但不想参加广交会公司的展位,或者在同行手里拿展位。记者在网上搜索到的一些中介公司发布的广告,其中的业务就有“高价回收摊位”一项。

有业内人士认为,调剂摊位的公司其利润也不过5%~8%左右,最大受益者还是能拿到摊位却不需要摊位而拿出来卖的公司。该人士指出,从卖方市场来看,有些能拿到展位的公司,在连续多届参展中,已经构成了自己固定的业务网络,并不看重广交会的作用,所以愿意卖掉摊位。也有的公司处在边远的地区,布展要花费一笔不小的费用,而产品在广交会又并不具备竞争力,还不如把摊位高价出售。也有参展商谈到,商务部在摊位分配方面,对西部地区有一定的扶持,这种整体思路是非常好的,但有些西部地区的出口产品有限,把多余的展位卖掉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